跨境電商 物流企業走出去的契機
來源:    發布時間: 2015-03-24 10:54   1421 次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内容導讀:跨境電商的風生水起,為中國的物流企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但在實際發展過程中,需要借鑒近些年來電商、物流網絡化發展模式,将跨境電商與物流各環節緊密連接,以産業鍊協同和區域分撥的方式來分享這一市場帶來的巨大紅利。

在傳統外貿增速放緩,而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高速增長的形勢下,跨境電商成為電商企業、物流企業共同關注和參與的熱點領域,加上國家批準的跨境貿易電子商務試點城市的增加,城市尋求經濟轉型升級和産業發展新領域的推動,一時間,跨境貿易電子商務成了“香饽饽”,大有大幹快上的勢頭。可是,經過一段時間的具體操作,問題也接踵而至:通關速度慢、送達時間不可預期性、物流成本超出預期、經營分散不成規模等等。很多企業提出了便利通關、降低物流成本等方面的政策訴求或改進措施,但效果似乎并不顯著。
  對于跨境貿易電子商務這種電商、物流共同的市場機會,我們不應簡單将其看成電商、物流各自領域或環節的發展問題,并期望采取傳統的商業運作模式去獨自“發财”,而是需要借鑒近些年來電商、物流網絡化發展模式,以産業鍊協同和區域分撥的方式去分享萬億美元并快速增長的市場。
  随着我國電子商務業務尤其是網購業務的爆炸性增長,其間遭遇了物流服務的“瓶頸”,剔除類似于“雙十一”節這種非正常性人為增加的物流服務量,為滿足日益增長的網購需求,物流服務已經創立了網絡化解決方案,即電商或快遞等物流企業通過建設區域節點的方式,就近開展配送、遞送服務,使電商網上交易與實體物流運作實現了跨區域的有機結合,物流效率不斷提高,物流成本得到有效控制。針對跨境貿易電子商務跨境通關時間、效率、成本等方面的問題,不少企業也逐步摸索出建設“海外倉”這種行之有效的模式,我們不得不佩服這些企業的創新意識和解決問題的能力,這也折射出政府在政策上其實也存在适應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企業運作模式創新的前瞻性、适應性空間。
  我國傳統外貿産業是以産品的方式“走出去”的,産業末端在通關環節,很多支持政策和運作模式均将注意力放在此處,包括出口退稅和海關監管模式,隻要完成通關,便實現了産業發展的使命。由于産業鍊較短和處在産業增值的低端環節,我國雖是制造業大國并存在巨大的貿易順差,但實際獲得的價值并不高,長期以來,我們并未實質性參與到産品的流通環節。現代服務産業的發展,尤其是跨境貿易電子商務産業的發展,使過去傳統的主要由經濟發達國家的實體企業掌控的流通環節,實現了信息化經營和虛拟化運作,使供需對接和産業運作打破了國界的限制。由于實現了跨國界的服務為支撐的産業鍊延伸,我國電商和物流服務産業伴随産品走出去從而實現服務走出去成為非常現實的發展需求。
  既然是電商和物流服務與産品捆綁走出去,且符合我國經濟轉方式、調結構的總體戰略,加之目前國際跨境電子商務産業總規模已經超過萬億美元的規模,我國企業和政府不能僅僅滿足于一般性參與和作為一種産業領域号召發展,而是将其作為重要的戰略機遇來對待,從走出去戰略的具體實施層面,解決好兩個方面的問題:一是政府要主動研究這種産業發展對市場監管的高效率要求,結合上海自貿區推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的推廣,盡快摸索出有利于企業、服務走出去的監管模式和政策支持點,為服務走出去創造遠高于傳統管理模式的政府管理效率;二是對于企業而言,要改變過去單打獨鬥的走出去模式,從網絡化、資本運作和服務平台系統建設有機結合的角度,放大“海外倉”的效應,變傳統的産品經濟為電商、物流服務有機結合的網絡經濟,形成産品+服務的國際産業鍊發展模式,提高我國産品、服務的國際競争力。